关灯
护眼
    “我听说董知青喜欢陈知青,那姑娘瞧着茶里茶气的,一看就不是好姑娘,成天啥也不干,就知道掉眼泪。

    哄的那些男的团团转,大草,听说你儿子现在天天帮她干活,你也不管管?”

    孙大草笑了笑:“我家向东说了,陈知青打算给他做媳妇呢,既然两人要在一起干就干吧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其他妇人脸色显得有些古怪。

    可孙大草没发现。

    董文忠站在这些人身后,手里拿着木桶,想去打水的步伐停留在原地。

    他感觉自己就像笑话一般,他瞧不上徐滢,可人家现在越来越出戏,压根也看不上他了。

    一想到自己之前,他就觉得丢人,再看看自己现在满身补丁,手指粗糙,他就后悔。

    可越是如此,他心里越是难受,总感觉自己的人生并不应该如此。

    好像并不应该这么差劲,可他想去抓那人生,可怎么也抓不到了。

    徐母一路小跑到了家里,嘴里叫着自个闺女。

    “闺女,妈不该出去,应该多陪陪你。”徐母一脸愧疚。

    正坐在院子里一脸惬意嗑着瓜子儿的徐滢一脸懵逼:“妈,咋了?出啥事儿了?”

    徐母一脸难以为情,手指头都不知道放哪了:“没,没事。”

    徐滢一脸古怪,看着大侄子在一旁背书,她心情极为舒服,嗑几个瓜子,还不忘了指导几下。

    徐胜才也在认真学习,为之后的考试备战。

    公社主任跟他说了推荐他参加来年开春的考试,只要通过就可以担任县城老师。

    不过不是正式的,得再次经过考核,才能够通过。

    绕是如此,徐胜才也很是激动了。

    “妈,咱们明儿个去一趟我姥娘家呗。”

    “去那干啥,你想你姥娘了?”徐母问道。

    徐滢一本正经道:“妈,我小舅舅可是该娶媳妇了,你身为他的姐姐,难道一点都不关心吗?

    我姥娘急着我小舅找对象,万一找一个不好的咋办,到时候肯定欺负我姥娘,你愿意看着她被欺负吗。”

    一提到自家母亲,徐母顿时不干了。

    她妈把她养大容易吗?她肯定不能看着自家母亲受欺负。

    “那行,明个咱们就去看看你姥娘,看看你小舅找媳妇没,咱们也能帮着把把关。”

    徐滢回来的时候时间已经不早了,在院子里聊了会天,洗漱了一下,就回屋睡觉了。

    次日一早,吃了早饭,徐母就带着闺女回了娘家。

    她回去的时候,张母刚吃完饭,看到闺女回来,一脸的欣喜:“咋这个时候回来了,吃早饭没?”

    “吃过了,妈,我小弟呢?”徐母伸着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弟弟去山上了,还不是托了你闺女的福,眼下家家户户没啥事都会去山上溜达一圈,万一打到野物采到蘑菇呢!”赵母说着来到徐滢身前。

    就是因为外孙女给她们村找来了这个生意,如今他们家在村子里可威风了,谁瞧见他们都是笑着说话。

    徐母一副与荣俱荣的模样,大摇大摆的坐在了椅子上:“妈,我小弟的婚事咋说的。

    最近有没有相看人家,你到时候要是看上可以的,记得叫我来给你把把关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