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十一月,京都下了第一场雪。

    李辅承给妹妹送来许多银霜炭,被褥,裘皮大衣等御寒的东西,装了满满一马车,此外还带来了两个稳婆和一堆孩子用的东西。

    甚至,他还牵来了两只产奶的母羊。

    樱宁裹着厚厚的大衣,抱着暖炉站在门口,只露出一张晶莹剔透的面孔,笑眯眯的说:“大哥是打算留在庄子里放羊吗?”

    李辅承嘿嘿笑道:“这是给我大外甥准备的,万一到时乳母不能及时到位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乳母?”

    “母亲早早就为孩子物色乳母了,等差不多日子,我就带她们过来。”

    樱宁想了想,有些话,不好对哥哥一个大男人说,也就暂时默认了,想着下次见到母亲再说。

    她还是想亲喂孩子。

    前世她因对顾长渊有怨气,连带着不待见孩子,从未亲自喂养过。

    如今回想,只觉得后悔和亏欠。

    不过,有备无患总是好的。

    如今她对家人的关心,都极珍惜。

    “大哥,快进屋来暖暖,这雪太大了。”樱宁拉着大哥回屋,让他靠近炭盆烤火,问起家里的情形。m.

    “爹这几日犯了咳疾,还要去东边卫所去安抚将士,很是辛劳。别的,家里一切都好,母亲的身体也好,只是惦记着你。三妹妹和四妹妹也总是念叨着你,想来看你,都被母亲拦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上次我请陆公子给爹开的方子,爹用了没有?”樱宁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