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“我吃那块绿的。”

    樱宁眼巴巴盯着。

    折兰一笑,夹一块送到她嘴里。

    然后,俩丫鬟就紧紧盯着她,生怕她一言不合连带着把之前吃的也一起吐出来。

    她嚼了片刻,问折兰:“有粥吗?就白粥,什么都别加的。”

    “有,不过那是我和锦书吃的……”筆趣庫

    “给我盛半碗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我这就去。”

    只要她肯吃饭,折兰什么都愿意拿来。

    她麻利的端来半碗白粥。

    樱宁吃一口粥,夹一块腌菜,吃的飞快,眨眼功夫,半碗稀饭就见了底,还意犹未尽。

    自从她怀孕,从未吃的这样香甜过。

    锦书又惊又喜:“这是什么神仙菜,姑娘竟这样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也尝尝,可好吃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不吃。就这么点儿坛子,一共也没几口,还是给姑娘留着,明儿再吃。”折兰可舍不得吃,宝贝似的把坛子盖好,收起来,喜滋滋的说,“这位陆公子怎么知道姑娘爱吃这个?”

    樱宁难得吃的舒服,也没有反胃恶心的感觉,就笑道:“折兰,你看咱们这里有什么,拿一些给陆公子送去,谢谢他的好意,也算是礼尚往来。”

    折兰应了,主仆三个收拾收拾,早早歇下。

    庄子里人少,安静,人的心也容易懒懒的。

    这一觉,樱宁睡到日上三竿,自己坐起身,摸摸头,竟也没有昏眩的感觉。

    虽然不昏不恶心,是很舒服,但樱宁不免又要担心起来,是不是肚子里的胎儿有什么不好?筆趣庫

    直到锦书端来早膳,桌上有一道肉糜粥,她连续吃了好几块肉,才发现自己竟然没有要吐的意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