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他们哪里能明白李樱宁心中的愤懑,悲伤和阴郁。

    要不了几年,李雁行的兵权就会被架空,在张高秋的阴谋算计下,李雁行父子三个都成为他向上攀爬的垫脚石。

    李樱宁也知道,这事儿记不得。m.

    还有时间好好布局。

    一切都来得及。

    她平复了情绪,嘟囔着说:“李雁行,你给我上进一点,也当个什么王的,让我当个什么郡主,以后我就不必在安庆面前矮一头了。”

    鸡什么也不如鸡爹啊。

    让爹努力奋斗,才是人间正道。

    果然李雁行愧疚的不行,觉得自己没能给女儿挣个郡主当当,对不起女儿了。

    杨氏好气又好笑:“侯爷您是怎么回事,在女儿面前就怂成这样,到底谁是老子,谁是闺女?还把她宠的无法无天了!”

    “当年你一连生了俩小子,个个顽劣不堪。当时老子就发誓,如果你能再给老子生个千金,老子就把她当祖宗供着,总算你这肚子争气,果然给老子生了个千金。老子说到做到,樱儿就是老子的祖宗!”

    李侯爷振振有词。

    第一个得到的都珍贵,后面他又一连得了三个女儿,却不新鲜了。

    虽也都当掌上明珠一般宠着养大,不曾亏欠什么。

    唯独对樱宁,李侯爷是半点脾气也没有,看她多走了几步路,都恨不得把脑袋搬到地上给她坐着歇歇脚。

    女儿奴爹爹不给力,只得两个儿子出力。

    李辅承和李第尧兄弟俩坐在一旁,低声商量了一会,开口说:“爹,娘,这拒婚的理由,就说咱家妹妹受了惊吓,病了?”筆趣庫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李侯爷耳朵里只听见一个“病”字,顿时浓眉倒竖,“你们敢咒妹妹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