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小家伙还在倒时差,吃完饭就困的不行了。

    叶依雯带着她们回家,把苏沐枫赶去睡客房,自己和宋悠然和宝贝干儿子一起睡。

    关了灯。

    小家伙浅浅的呼吸声拂过耳畔。

    叶依雯静默了很久,忽然说了一句,“你回来了,真好。”

    天知道那时候送宋悠然出国的时候,她心里有多慌。

    宋悠然的身体那么差,几乎是用自己的生命做赌注,才生下了小清晨。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宋悠然温温柔柔的笑,“还能活着见到你们,真好。”

    两人躺在一起,说着这五年来的点点滴滴。

    叶依雯大多都在说和她和苏沐枫的事,这两人也算是欢喜冤家,兜兜转转的,竟然要一起走进婚姻的坟墓了。

    叶依雯说:“我自己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。”

    宋悠然说:“对的人在一起,难免日久生情。”

    像她和谢景川,在一起五年,也只能相看两生厌。

    人和人之间,本来就是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可惜,她明白的那么晚。

    “也是。”叶依雯的声音里带了笑意。

    两人说着说着,宋悠然渐渐的有了睡意。

    一直在东扯西扯的叶依雯忽然问她,“你这次回来,谢景川知道吗?”

    宋悠然心里咯噔一下,嗓音淡淡的说:“他迟早会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……”叶依雯有些欲言又止,“谢景川这几年,过得也不好。”

    宋悠然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如果说她以前是最喜欢谢景川的人,那么叶依雯就是最讨厌谢景川的那个,她甚至连姓谢的一起记恨上了。

    现在,叶依雯竟然会说出他过得不好的这样的话来。